她摇头:“不痛。”宋辞的手指很凉,白皙,骨节分明,很好看。只是他的上下揉搓的动作却有点滑稽,阮江西笑着看宋辞的手法,“这样不对,你要绕着圈揉。”

    宋辞垂着的睫毛颤动了几下,也不抬头看阮江西,语气十分地强硬:“痛也忍着,谁让你胆大包天地跑来招惹我。”

    虽然这么说着,手上的动作却轻柔了许多,按着阮江西说的,绕着圈给她冷敷。

    阮江西笑得很开心,唇边的梨涡都盛了满满的欢喜,她低着头,认真盯着宋辞瞧,宋辞的侧脸是阮江西见过最好看,垂着睫毛,遮住了平日里总是冷冰冰的眸子,少了几分冷硬,柔和又精致,阮江西鬼使神差地伸手,轻轻碰了碰宋辞的侧脸。

    宋辞骤然抬头看她,眼里是明显的无措。

    阮江西笑出了声,说:“宋辞,你长得真好看。”指尖放肆地摸了又摸,手感很好,阮江西喜欢这种触感。

    宋辞呆住,下一秒,猛地后退,动作太急,有点趔趄,慌张无措地扯到了阮江西的脚踝,阮江西疼地皱了眉。

    宋辞愣了一下,随即查看阮江西的脚,紧张地看了又看:“弄疼你了?”抬头,狠狠地瞪阮江西,“谁让你这么放肆。”语气,更像虚张声势的掩饰,俊逸的脸连带耳根子都有些微微泛红,像醉了酒,眸光不知不觉便沉溺。

    阮江西只是笑,放肆地盯着宋辞英俊的脸看。

    他还不是让她继续放肆,似乎从一开始,宋辞就步步后退,任由阮江西变本加厉。

    秦江是半个小时之后才见到自己老板的,平时挑剔得不像话的人居然蹲在阮江西脚边上,端着一盘甜点,自己没吃,倒是阮姑娘胃口看着很好的样子。宋辞这位大爷什么时候这么伺候过别人,平日里哪个不是小心翼翼伺候菩萨似的供着他,如今这幅画风……

    秦江觉得这个世界玄幻了,神马情况啊,宋少难不成真被美人计迷昏了头?

    那边,阮江西尝了一口甜点,眯着眼心情很好,宋辞只是看着她吃,偶尔抿一小口红酒。

    阮江西说:“不要只喝酒。”

    宋辞放下了红酒杯。

    阮江西说:“这个味道很好。”

    宋辞用叉子又给阮江西叉了一块,递给他。<-->>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