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汪汪汪!”宋胖少吃得很欢。

    “你今天早了一个时辰。”阮江西倒了杯牛奶给狗狗,坐在一边,慢条斯理小口小口地吃。

    阮江西,真是太宠这只胖狗了!陆千羊懒得说她,早上在外面积了一肚子的怨气,她大吐为快:“小的不是低估了宋大人的威风吗?就凭你阮江西三个字独占了今天所有的头条与热搜,怎么着今天早上你家门口不被堵个水泄不通那也得人山人海吧,我本来打算早早来扬眉吐气狐假虎威一把,鬼晓得你家方圆十里连个镁光灯都没有,就瞧见几个狗仔,还畏畏缩缩躲在几里之外,一见我进了小区就东躲西藏得没了人影,真心怂,太丢娱记的脸,没有半点我当年的风范,浪费我今天这一身行头,不过话说回来,这H市果然是宋家的天下,那么多头版,居然也只是敲敲边鼓捕风捉影,没有一张宋辞的照片,可见没有宋辞发话,哪个狗仔敢蹦跶,天子脚下,藐视宋辞皇威者,”陆千羊越说越起劲,跳起来在沙发上蹦哒,做抹脖子状,“斩!”

    宋胖少听得异常兴奋,叼了块培根,挥舞着小爪子:“汪汪!汪汪!”

    陆千羊一脚踢过去:“你威风个什么,我说的正牌的宋大人,又不是你。”

    宋胖少不满地用蹄子挠陆千羊,对方不为所动,挠了一会儿觉得没意思,继续低着脑袋舔牛奶。

    阮江西笑笑,又给狗狗添了一点牛奶。

    陆千羊爆喊:“别再给这只胖狗吃了,你看它都胖得没有腰了。”

    “汪汪汪!”宋胖狗可劲地挠桌子。

    阮江西想了想,摇着手里的牛奶盒问狗狗:“宋辞,要不要喝牛奶?”

    宋胖狗立马用小胖腿去蹬牛奶盒,一脸狗腿相。阮江西笑笑,给它倒了半碟子牛奶。

    陆千羊干瞪着眼,已经无话可说了。她家艺人对这只狗,宠得已经没有下限了,看看都把那只胖狗养成什么德行了,搁古代,就一好吃懒做的二世祖,尤其是阮江西每次喊宋胖少的时候,太……温柔了!

    陆千羊坐到餐桌上:“你那么钟爱宋辞这个名字,是不是因为……”她大胆揣测,试着问,“是不是因为他也叫宋辞?”并不是无迹可寻,阮江西这样无欲无求不争不夺的淡然性子,对于宋辞,太热衷了,对于那只叫宋辞的胖狗,太惯了。她觉得,宋辞胖狗可能是沾了那位的光。-->>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