顾爷十分不吃顾白这套官腔,一嗓子吼过来:“老子混黑社会的时候你还在用尿不湿。”

    这老流氓!

    顾白讨饶,笑着说违心的话:“得得得,顾老大雄风不减当年。”

    电话那头,顾老大哼哼唧唧很是洋洋得意。

    “我让你查的事有结果了吗?”顾白语气没了刚才的戏谑。

    “废话!你老子要查的事,有放空炮的吗?”

    “我现在就回家。”

    “你给我在医院待着,不听我就打断——”

    顾白直接掐断了电话,一脚踩了刹车,完全不顾交通规则把越野车大喇喇地停在马路正中间,瞬间,路口乱了套。

    顾白瞧也不瞧一眼:“下车。”

    张助手如临大赦:“是是是。”打开车门,赶紧溜号了,能被顾律师扔在大马路上,他求之不得,再坐一段路,他估计得吐出来,才刚站稳,脚边一阵风,就见顾白的越野车一溜风地开走了。

    这位律师,把车开得跟开飞机似的。

    “诶!没长眼是吧!”这位车主刚刚因为顾白的急刹车,险些撞到防护栏上,火气正大,“你她娘的傻犊子,找死吧!”

    张楚维完全不慌不乱,上前道了个歉,递了一张顾白的名片。

    车主骂咧咧地接过去,看了一眼,然后把车窗摇下,脚踩油门立刻溜号了。

    张楚维发誓,他真的想负责的,不禁怀疑了:H市还有没有王法了。

    顾家依山而建,环整个周舟山全部都是顾家的地盘,用道上的话说:顾家就是个土匪窝。

    只是,却甚少有人知道,文明法界的顾大律师出身土匪窝。

    顾白一脚踢开大门,守卫的大哥完全见怪不怪,面不改色地喊了一声:“少爷。”然后,顺手把大门带上。

    顾白一脚刚踏进大厅的大门,一个青花瓷瓶砸过来,他闪身,单手接住了,随即放在了地上:“清朝的青花瓷,顾老大你真舍得。”

    顾白的身手,便是如此被顾老大练出来的。

    顾老大躺在意大利纯手工制的真皮沙发里,两只脚搭在茶几上,一身中山装,看着十分健朗-->>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