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一会儿,凌峰二人将贱驴救下,重新又围坐在了篝火边上,开始叙旧。

  “怎么样,你的伤势如何?”

  晏惊鸿目光看向凌峰,其实他一早就已经来到了附近,看到水长东正在与凌峰交手,他就知道,自己必须想办法解决掉水长东,否则,凌峰只怕会有性命之虞。

  只是,以他的实力,还不足以斩杀水长东,所以,只能耍些手段才行。

  还好,水长东此人,骄傲自大,完全没有把他放在眼里。

  否则,他未必能够成功偷袭水长东,并且将他击毙。

  “放心,还死不了。”

  凌峰反复深呼吸了几次,虽然有些狼狈,不过之前因为担心贱驴的缘故,怒急之下,居然被他冲开了一丝境界壁垒,原本已经趋于稳定的修为,隐隐又要突破了。

  这也算是因祸得福吧。

  凌峰擦去嘴角的鲜血,目光看向贱驴,“怎么样贱驴,你感觉如何?”

  “本神兽当然好得很!”

  贱驴一脸傲娇,高高昂起头颅,只不过他浑身骨头都碎了大半,连做都做不稳,一张驴嘴居然还这么硬。

  凌峰摇头苦笑,这次的确应该感激贱驴,虽然他并没有帮上什么忙,但是也拖延了时间。

  否则,自己此刻的情况,只会更糟糕。

  “这次除了要感激晏兄,你也功不可没。要不是你舍身相救,恐怕未必等得到晏兄前来相救。”

  “嘁!”

  贱驴咧开大嘴,“谁要救你啊!本神兽只是身体有些不听使唤,自己跳出来罢了!”

  “好了好了,知道你讲义气了!”

  凌峰深深看了贱驴一眼,旋即快步走到贱驴身后,取出生生再造针,体贱驴接续筋骨,又取了些丹药给他服下,旋即便将他送回五行天宫内休息。

  短时间内,贱驴估计都只能在五行天宫内躺着了。

  不过有小穷奇和小蝶他们陪着,应该不会寂寞了。

  至于小金鱼,自从化身为一颗“球”以后,几年时间了,还是一直处于这种奇特的半封印状态,但凌峰却能够感应到小金鱼的心跳。

  雄浑有力,气势惊人!

  待他出世,只怕又是一个可怕的“怪物”。

  “看不出来,这头贱驴,倒也算忠心。”

  晏惊鸿看-->>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