喻色这样再问了一遍,喻景安有些不好意思了,挠了挠头,这才低声道:“以前是爸爸不好,每次看到你都会想起你亲……”

        说到这里他顿住了,低咳了一声继续道:“然后就心情不好,就觉得对不住你妈,所以就不想带你过去,现在我和你妈都卸下了心防,那件事不怪美……那个人,也不怪你。

        一切都只是意外罢了,所以我不应该把一场意外的责任全都加诸在你的身上。

        不应该让你委屈这么多年,小色,爸爸错了,从现在开始,你是你,她是她,我不会再因为她而委屈你。”

        那个‘她’,指的自然是陈美玉。

        上一辈的事情,喻色也只是道听途说知道的。

        具体的真正的情况是怎样的,不是当事人的她也无法确定。

        想到这里的喻色无意识的看向了陈美淑。

        却只一眼,她就觉得有什么事不对劲。

        只是,完全没有经历过上一辈事情的她,真的想不出为什么不对劲。

        微微的拧眉,她不去想了。

        因为想也没用。

        一切只能是顺其自然。

        有些疑惑,说不定哪天就水道渠成的知道了。

        “谢谢爸。”下意识的道了一声谢谢,喻色又发现,其实她虽然回到了这个家,但是与喻景安和陈美淑之间还是隔着一道鸿沟。

        十多年的不睦早就深植在了他们每个人的心里,又岂是一朝一夕间就能改变的。

        所以,这一声谢谢,多多少少的还是带着一些疏离的味道。

        也不是她故意而为之。

        实在是多年的习惯。

        倘若换成喻颜和喻沫,与喻景安之间是绝对不会说谢谢的。

        她这一声‘谢谢’说完,不止是自己觉得疏离了,喻景安也感觉到了,不自在的点了点头,“很晚了,你还怀着身孕,快去休息,早点睡。”

        “爸爸晚安,妈妈晚安。”一声爸爸,一声妈妈,这一次叫的自-->>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