短短的一句话,让蕊衣一下子愣在那里,本是涌满玉颜的决然快速化作惊愕与茫然。

        正想着该怎么为蕊衣求情的云无心也傻在了那里,随之,她心里忽然莫名期待和兴奋起来……

        来了来了!

        父亲的“那一面”!

        反倒是苍姝姀唇噙笑意,微微摇了摇头。

        “这……我……我……这怎么……可以……”

        显然从来没有面对过这样的局面,先前伶牙俐齿的蕊衣已是彻底的不知所措,语无伦次。

        “这不是问询,而是命令。你没有愿与不愿,只有从与不从。”云澈沉声道。

        勉强从懵然中回神,蕊衣不敢去碰触苍姝姀的眼睛,用力的摇头:“不行……不行!小姐都还没有与你……我怎么可以……怎么可以……”

        “呵!刚刚还说为了你家小姐,任何处置都毫无怨言。而这名为惩处,实为恩赐的宠幸,你却拒畏至此。这就是你所谓的赔罪,和对姀妃的忠贞!?”

        云澈声音陡厉。

        面对云澈杀气都倔然不惧的蕊衣,此刻是真的要哭了出来。

        苍姝姀虽已册封姀妃一年多,但还从未和云澈共寝过。

        她若是先于苍姝姀被云澈宠幸……以后还怎么去面对苍姝姀。

        “云帝,你……你想怎么惩处婢女都行,唯独……唯独这件事……真的不能……真的不能!”

        她拼了命的摇头,眸中终于还是噙起了惶恐的泪珠。

        “帝上,她已经知错,就暂且放过她吧。”苍姝姀开口,轻声劝道。

        “哼,自找的。”云澈低哼一声,瞥到了蕊衣泪眼汪汪的样子,内心已是舒坦无比。

        越烈的女人,往往就有着愈深的软肋。蕊衣的软肋毫无疑问就是苍姝姀……那真是一戳就哭。

        “蕊衣,你先退下吧。”

        苍姝姀温和的一句话,让蕊衣如获大赦。她连忙告退,然后逃也似的离开。

        只是直到她退出寝宫-->>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