英亲王妃闻言一愣。

    谢芳华也一怔,秦毅的孩子走失了?她偏头看向秦铮。

    秦铮脸色寻常,看不出什么情绪。

    “只孩子走失了吗?”英亲王妃一愣之后,凝重地询问。

    “还有看顾孩子的奶娘。”裕谦王妃面色愁苦,“路过郾城时,郾城正赶上迎暑日,有赛龙舟,摇花鼓,打把势,我想着女眷们都一直在岭南,没踏入京城,这一路上我都拘束着她们,距离京城几百里了,歇歇脚也无碍;。便带着他们出去玩了一圈。我和儿媳妇儿带着奶娘和孩子,明里暗里上百个高手护着,可是没想到还是出了事儿。”

    “郾城?”英亲王妃皱眉,转头看秦铮和谢芳华,“不就是当初还是四皇子的太子和你们舅舅武卫将军回京时被刺杀的郾城吗?”

    “天下只这一个郾城。”秦铮说。

    谢芳华也点点头。

    英亲王妃重新看向裕谦王妃,“弟妹,你也是有武功的,既然带着孩子,肯定是寸步不离的,怎么会出了事儿?”

    裕谦王妃叹了口气,“当日人虽然不少,但也没多到人挤人的地步,可是不知怎地,龙舟就着火了,人群一下子慌了,慌乱之下,冲撞过来,我立即让人护住孩子撤走,可是命令才下达出去,转眼的功夫,奶娘和孩子就都不见了。”

    “只转眼的功夫?”英亲王妃抓住重点。

    “就是转眼的功夫。”裕谦王妃点头。

    “是不是奶娘有问题?”英亲王妃问。

    裕谦王妃叹了口气,“这奶娘是在我府中当了十几年管家的侄女,自小在我府中长大,也是个知根知底的。若不然,也不用她来照看孩子,当孩子的奶娘。”

    “这么说可就奇怪了。”英亲王妃看着她,“当时立即全城彻查了?”

    “奶娘和孩子不见了之后,我就立刻吩咐人拦截了郾城四门,然后带着令牌去了郾城府衙,府衙知道我的身份后,立即调兵搜查,可是整整两天都没查出个结果,没见到奶娘和孩子的影子。”裕谦王妃道,“儿媳妇儿病倒在床,我只能先一步来京了,昨日夜间进的京,和我家王爷商议之下,就来求王嫂你了。”

    “郾城距离京城几百里,说离京城远吧,也不远,说近吧,也不近。就是这么个位置,每一年都会传出-->>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